1.jpg

空中俯瞰径山农居

  盖了快一年的房子,曹美林准备这个月底搬家。

  在他家余杭径山,这档子喜事要摆“进屋酒”——老曹也特意选了个好日子,这几天在给亲朋好友打电话,“31号要来啊,来喝杯酒。”

  这次盖楼,老曹也觉得和以前不一样,“这辈子我造过三次房子,就这次最实用、最好看,镇政府还给我补了钱,真是遇上好政策了”——老曹说的“好政策”,是指他所在的径山镇,今年开始试水农村建房带图审批制度,也就是说,以后径山的新建房子,会在一个开放和柔性的引导管理体系下,逐渐趋向风格一致。

  十八图纸入库

  自“三改一拆”以来,整个径山山野,都处于拆违和全域景区化建设之中。

  不过,在拆违之后,如何让新的违建不再“野蛮生长”,也成为乡村治理亟待破解的命题。径山镇党委副书记、提名镇长沈萍说,“以前农村里造房,都是农民根据自己的喜好来,哪里地势好、哪里风水好就造哪里,有时候你看别人家院子很大,但户与户之间的马路,却越挤越小,有的地方只能过一辆车。”

  基于这种多年来规划无序的现实,径山镇在今年开始尝试农村建房带图审批制度。按照政策设计,划定了包括207省道沿线、禅茶第一村、春风长乐小镇等多个试水区域,在这些区域里造房子必须要带图审批,并符合这些区块的主要建筑风格,“比如说,红色和蓝色是被禁用的,太不符合大径山白墙黛瓦的建筑用色了。”

  不过,在农村造房子向来是大事,要让每户人家的建筑风格在大框架下统一,也并非易事,而更现实的问题是,设计图从哪来?沈萍说,“我们给出了18张设计图纸,让大家可以在里面选自己喜欢的户型,不过,这个图库是开放的,有些图纸是省民居设计大赛的获奖作品,有些图纸就是我们径山村民现在的楼房,如果有村民觉得自己的设计图更好,也可以进行自荐,审核通过后,我们会进行推广。”

2.jpg

李关钿家新建的房子

  乡野间的白墙黛瓦

  年初,老曹盖楼时候,在18张设计图中选了10号方案,白墙黛瓦造型。

  现在这张设计图,已经完全“立”在了径山镇求是村的村口。老曹说:“前后花了还不到50万元。”

  换作以前,房子造成什么样,这个不是老曹说了算。“前年两套房子,都是看别人家怎么造,觉得别人家的好看,就去找这个泥水匠,让他按这个样式来,一阵子是瓷砖贴面,一阵子是大理石干挂,跟风的。”

  但老曹家这次这幢“白墙黛瓦”的房子,在他们求是村还是第一幢,顺着207省道望进来,甚至还有着江南民居独具的婉约和优雅。

  老曹说:“按照这个图纸施工,等验收合格后,镇里还会给我发8000元的造房补贴,以前找人设计需要花钱,现在不但不要钱,还要给我补钱,也算是碰到好时候了。”

  求是村村主任魏华也说了自己的想法:“我们现在慢慢引导村民建房往统一的风格走,以后一眼望进来,看着就是江南水乡的标识,就很漂亮了。”

  带图审批下的新秩序

  李关钿家门口的三棵水杉,开始泛黄掉叶,落在刚建成的楼房屋顶、窗台和院子里。

  老李盘算着在元旦之后搬家——现在房子装修也近了尾声,亮锃锃的地砖,每个房间都单设了卫生间。“当时在挑图纸的时候,就想着以后可能要做民宿,所以就选择了这个户型。”

  现在这幢200多平方米的楼房,花了老李60多万元,不过,算上立面改造和带图审批的补贴,老李省了10多万元,“之前那幢房子,住了三十年了,被列入危房,改是改不好了,干脆拆了重建。”

  自去年以来,李关钿所在的径山村,进行了大规模的美丽乡村立面改造,通透木栅门、竹篱围墙,乡土气息浓郁。村主任俞荣华说:“100多户人家前后改造花了1000多万元,但现在试行的建房带图审批制度,会让以后农村更像农村。打一个比方,就好像做衣服,立面改造是在现有的衣服上改改样式,而带图审批是在量料子时候就开始定型了,这带给老百姓的好,是从内到外,以后住着也舒服。”

  一份来自径山镇政府的数据显示,今年共有98户人家通过带图审批重新建房,并在今年年底,陆陆续续会有人家摆“进屋酒”乔迁新居。沈萍说,“我们这么做,是想处理好山、水、林、田、湖生态资源与农民建房的和谐视觉关系,避免农村村民建房风格的无序化,建立农村规划的新秩序,真正打造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的美丽乡村。”